k8.comk8.com

联系我们

郁达夫登报寻鲁迅

来源:http://www.gsdeduo.com 责任编辑:k8.com 更新日期:2018-10-18 13:31

  1932年2月3日的上海《申报》上,登有一则《寻找鲁迅启事》:“前北京大学教授周豫才,原寓北四川路,自上月二十九日事变后,想成为数据产品经理先掌握这些数据。即与戚友相隔绝,闻有人曾见周君被日浪人凶殴。周君至戚冯式文,因不知周君是否已脱险境,深为悬念,昨晚特来本馆,请求代为登报,征询周君住址。冯君现寓赫德路嘉禾里一四四二号,如有知周君下落者,可即函知冯君。”“启事”中的“至戚”“冯式文”,是假名。发此启事者,是鲁迅好友郁达夫。

  1932年1月28日,日军突然向驻防上海的第十九路军发起进攻,十九路军奋起还击,淞沪抗战爆发。当时鲁迅住的北四川路临近战区。当天鲁迅日记中,有“下午附近颇纷扰”字样;29日仅记着“晴。遇战事,终日在枪炮声中。夜雾”。30日,家里不敢待了,“下午全寓中人俱迁避内山书店,只携衣被数事”。之后多日,应该因为不便,日记皆“失记”。直到2月6日再次转移地点:“下午全寓中人俱迁避英租界内山书店支店,十人一室,席地而卧。”这里大约较为安全,然逼仄情状,可想而知。据《鲁迅全集》注释,“十人”为鲁迅及三弟周建人两家及女工。

  事出急迫,慌乱之间,自然难与友人联络。可此时不仅联系不上,还传出鲁迅及三弟周建人被日本浪人殴打的消息,郁达夫获知后,十分担念;找不见,便去了报馆,发出如上“启事”。据郁达夫后来的文章可知,“交战的第二日,我们就在担心着鲁迅一家的安危。到了第三日,并且谣言更多了,说和鲁迅同住的他三弟巢峰(周建人)被敌宪兵殴伤了;但就在这一个下午,我却在四川路桥南,内山书店的一家分店的楼上,会到了鲁迅”。郁达夫还记述了见到鲁迅时的情形:“他(鲁迅)那时也听到了这谣传了,并且还在报上看见了我寻他和其他几位住在北四川路的友人的启事。他在这兵荒马乱之间,也依然不消失他那种幽默的微笑;讲到巢峰被殴伤的那段谣言时候,还加上了许多我们所不曾听见过的新鲜资料,证明一般空闲人的喜欢造谣生事,乐祸幸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