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comk8.com

联系我们

电气设备行业重大事项点评:2018年风电运行情况点评行走在上升通

来源:http://www.gsdeduo.com 责任编辑:k8.com 更新日期:2019-02-21 09:19

  事项:1月28日,国家能源局公布2018年风电并网运行情况。据行业统计,2018年国内新增并网风电装机2059万千瓦,累计并网装机容量达到1.84亿千瓦,占全部发电装机容量的9.7%。2018年风电发电量3660亿千瓦时,占全部发电量的5.2%,比2017年提高0.4个百分点。2018年全国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2095小时,同比增加147小时;全年弃风电量277亿千瓦时,同比减少142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7%,同比下降5个百分点,弃风限电状况明显缓解。观点:受益于弃风限电改善,风电资产价值回归。国内弃风限电改善自2017年开始,弃风率从2016年17%的高位持续下行。在国家政策主导、发供电方支持、调峰、市场交易等措施下,弃风电量、弃风率实现连续下降。在弃风限电持续改善、风场发电利用小时数提高的背景下,国内风场资产价值持续回归。从行业调研反馈看,目前新建风场具有较高的经济效益,部分项目全投资内部收益率(税后IRR)在10%以上,在不考虑补贴拖欠情况下具有较好的经济收益。在国家政策起承转合和全球新能源跌宕起伏中,风电行业完成两个完整成长周期(第一个周期2007-2012;第二个期2012-2017),正在步入第三个成长周期。每一个发展周期背后向上的驱动力和向下的牵引力不同。与第一、二轮成长周期不同,驱动风电进入第三个成长周期的动因主要来自行业自身经济回报的提升和资产价值的回归。在风电竞价机制的影响下,2018年陆上风电及海上风电出现抢核准、抢指标状况。初步统计,目前国内已经核准未开工建设的风电项目80-100gw。在竞价机制实施影响下,预计已经核准未开工建设项目加速,拉动国内装机增长。在行业增长提速背景下,建议关注风机龙头公司金风科技、天顺风能,零部件供应商金雷风电、天能重工、日月股份、中材科技等。风险因素:去杠杆影响新能源投资规模、环保因素制约风电新增装机并网、国家补贴政策变化、电力市场交易带来上网电价下调、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等。

  一、受益弃风限电改善,风电资产价值回归2018年发电小时数、弃风率两个重要的指标不断改善。2018年全国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2095小时,同比增加147小时;全年弃风电量277亿千瓦时,同比减少142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7%,同比下降5个百分点,弃风限电状况明显缓解。国内弃风限电改善自2017年开始,弃风率从2016年17%的高位持续下行。在国家政策主导、发供电方支持、调峰、市场交易等措施下,弃风电量、弃风率实现连续下降。在弃风限电持续改善、风场发电利用小时数提高的背景下,国内风场资产价值持续回归。从行业调研反馈看,目前新建风场具有较高的经济效益,部分项目全投资内部收益率(税后IRR)在10%以上,在不考虑补贴拖欠情况下具有较好的经济收益。年度调薪方案该怎么做?实施过程。 分区域看,2018年弃风率超过8%的地区是新疆(弃风率23%、弃风电量107亿千瓦时),甘肃(弃风率19%、弃风电量54亿千瓦时),内蒙古(弃风率10%、弃风电量72亿千瓦时)。三省(区)弃风电量合计233亿千瓦时,占全国弃风电量的84%。纵向对比发现。自2016年开始,主要资源区弃风限电情况出现明显好转。如下图可以看出各省(趋)弃风率近三年来出现明显改善,尤其是甘肃弃风率自2016年43%下降到2018年的19%,新疆弃风率由2016年的额38%下降到2018年的23%。 内蒙古作为三北地区风电开发的重镇,弃风率、弃风电量也从2012年的高位持续下降。弃风电量、弃风率变化如下图所示。

  二、风电行业正进入第三个成长周期在国家政策起承转合和全球新能源跌宕起伏中,风电行业完成两个完整成长周期(第一个周期2007-2012;第二个期2012-2017),正在步入第三个成长周期。每一个发展周期背后向上的驱动力和向下的牵引力不同。第一个成长阶段:“十一五”连续翻倍增长。政策驱动,2006年1月1日《可再生能源法》正式施行;2007年8月《可再生能源中长期规划》出台,首次明确中长期新能源发展的目标;2009年风电标杆电价制度确立,明确分四类资源区定价为企业投资风电项目做出明确指引。2010年我国风电累计装机达44.7GW,首次跃居世界第一。第一个衰落阶段:进入”十二五”,由于风电基地扩张,为规避审约束,“4.95万千瓦”现象异常突出,风电场与电网建设不同步。配网电网基础设施不足,又因风电波动性、间歇性,一度被识之为“垃圾电”,弃风率飙升, 2012年弃风率一度攀升至17.12%,达到历史高点。一些项目发电利用小时数维持在1500小时,一度在盈亏平衡点徘徊。风电行业也在这个时期洗牌,这一时期酒泉风场也出现因风机低压穿越能力不足出现脱网问题,行业一度进入低谷。第二个成长阶段: 2014年在大气污染防治的工作要求下,风电消纳得到更多支持。加之哈密-郑州特高压、新疆与西北主联网750KV等高压线年调整风电标杆电价,引发一轮抢装潮,风机设备环节第二次洗牌。基于多重因素影响,风电行业在2013-2015实现连续三年增长。第二次回调阶段:受2015年抢装透支影响,2016-2017年行业行业新增装机规模放缓。与第一、二轮成长周期不同,驱动风电进入第三个成长周期的动因主要来自行业自身经济回报的提升和资产价值的回归。

  三、风电竞价自2019年全面实施,已核准未开工项目加速建设2017年5月18日,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调整风电资源分配方式,引入竞争机制,加速风电平价上网,提高行业竞争力。按照风电管理新政,从2019年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增核准的集中式陆上风电项目和海上风电项目应全部通过竞争方式配置和确定上网电价。项目开发分两类:确定开发主体、政府主导。简而言之,风电行业自2019年开始正式告别标杆电价时代。2019年之后新项目收益一定低于2018年(含)之前核准的项目。在竞价机制的影响下,2018年陆上风电及海上风电出现抢核准、抢指标状况。初步统计,目前国内已经核准未开工建设的风电项目80-100gw。在竞价机制实施影响下,预计已经核准未开工建设项目加速,拉动国内装机增长。

  四、投资建议建议关注风机龙头公司金风科技、天顺风能,零部件供应商金雷风电、天能重工、日月股份、中材科技等。

  五、风险提示去杠杆影响新能源投资规模、环保因素制约风电新增装机并网、国家补贴政策变化、电力市场交易带来上网电价下调、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等。